顶部广告位
当前位置:>演艺音乐>综艺>正文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2020-03-30 来源:时代艺术网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

分享到:

    奶奶萧氏娘家人丁单薄。记忆中与我们家一直有联系的是表姑萧国禹。而且只有她一个人。说起我这个表姑,用奶奶的话形容,真的是“悖时到家了”!

      表姑的父亲叫肖屏山,托口沅神场人,是我奶奶的哥哥。对我少年时期的父亲王举信甚是宠爱,经常带他骑马射箭。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陪双亲前往海南旅游,在东郊椰林沙滩,年迈的父亲还骄傲地向我们展示表演他潇洒的骑术。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柳桦飞尽夕阳红

 

      表姑的母亲叫杨明珠,竟然来自芷江县的大家族:龙孔坪的杨家大院。杨家大院据说一度是芷江县的首富,人丁兴旺。表姑母亲那一辈,计有兄弟七个。外加姐妹三个,共十人。惜乎表姑的七个舅舅有五个解放初即被砍了脑壳。说起来这五兄弟都是勤俭持家、安分遣日之人。经年累月的殚精竭虑名下颇积攒了一些财富,政权更替,自然成为重点“照顾”对象。而表姑排行第四、第六的两个舅舅由于吸食雅片破产,反而因祸得福,得以幸存焉。表姑的父亲肖屏山、我的舅公也因一度不慎误入歧途吸食鸦片导致家道中落,土改时被划为破产地主。

 

      表姑父叫谈数五,是个地地道道的传奇人物。他祖籍长沙,世居蔡锷路,1940年高中毕业,长沙大火房子被烧,出逃时与父母兄弟姐妹们失散;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参加了国军奔赴抗日战场,系抗日名将孙立人的部下。随军入缅作战时表姑父由于战功卓著已升职为上尉连长。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血雨腥风之后,远征军回国时他却因身负重伤在热带雨林里与部队走失。历尽千辛万苦才于数月后辗转回到国内。

 

      表姑父1950年参加工作,刚开始在黔阳县财税局任税务专管员。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很霸气很扎眼的位置。而文革时期表姑父因曾参加远征军的历史问题被送往雪峰林场强制劳动改造。一个出生入死的远征军勇士回国后沦落到这般田地,其内心的苦楚和悲愤简直无以言表。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1969年3月4日表姑父据说“在劳动中因摔伤血流过多”不幸去世。1972年黔阳县委组织部对谈数五家属发出一张《革命工作人员因公死亡证明》。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2015年7月,作者登门看望与女儿一起住在怀化的表姑。

 

      表姑父谈数五去世的时候历史问题尚未作结论,表姑萧国禹惊恐莫名万念俱灰,担心家庭受牵连影响子女前途,任凭夫君抛尸异地,竟不敢前往送葬;改革开放后环境改变,心怀愧疚的表姑带着大表哥谈刚和表姐谈莉拿着杉刀一路披荆斩棘,去到山高林密的雪峰林场多次寻找其墓穴未果。

      俗话说得好: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高中班主任老师夏名高先生的女儿、我湖南师大的同门师姐夏菁副教授就曾在微信里告诉我,这些天把我连续几篇家族忆旧文章看下来,让她不经意想起自己今生未曾得见的外公来。她外公姓邱,1949年芷江解放前夕任芷江县警备司令兼代县长;兵临城下,协议投城,做了第一届县政协委员,但在1952年“镇反”时被骗至沅陵办学习班后即遭枪杀。稍后其大舅也因此受到牵连,旋即被判历史反革命罪,获刑二十年,流放新疆,永不叙用……

      现在想起来,客观言之,当初数以百万计的地主资本家都是被错杀了的。他们既无血债,亦无民愤,何罪之有?中国几千年来,不管是谁夺权,谁当皇帝;也不管最终谁把谁踩在脚下,家产尽可悉数缴交,但很少要人命的。毕竟,无论是地主们抑或资本家们,皆属于中国社会基层弥足珍贵举足轻重的文化精英:相对同时代同地域其他人而言,这些人读的书更多,脑子更灵活,手脚更勤快,待人接物更讲诚信,拥有的田地、厂房、财富,乃至社会美誉度自然也最多更高。是故,你方唱罢我登场,揆之历朝历代,不管阿猫阿狗绞尽脑汁机关算尽龙袍加身,均极少伤及这些城乡的精英分子。更不会无缘无故剥夺其最起码的生存权利……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作者与表姐夫文亚玮、表姐谈莉、表哥谈明(左2~左4)在一起。

 

      有时我想:为什么谁都在诟病当下的中国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为什么现在的中国人在国外那么不受待见?相信一切都绝非偶然。无才无德的流氓阿飞、好吃懒做的地痞无赖有朝一日翻身上马成为主人,泥腿子裤管一挽掌握了鲜红的印把子,他们对过往的社会游戏规则会心存敬畏么?会尊重文化人和文化么?对轻而易举攫自他人之手的财富会刻薄自我厉行节约小心用度么?长此以往,礼崩乐坏,自然国将不国矣!不过,这个问题如若展开恐三天三夜讲不清楚。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却说表姑一家人口结构和我们家高度相似:都是三儿一女。连性别排序都差不多。不同的是表姑父死后表姑一人的工资要“糊”五张嘴。其艰辛窘迫程度可想而知。而表姑父去世当年,又正是我们全家下放会同农村之时。对于表姑一家的困难,家严家慈纵然有心施援也是有心无力。实际情况是,奶奶随同我们一道下放长寨、蛰居半界,一年到头连表姑的面都见不到。所以,我对表姑的印象,基本全部来自1978年回城之后的记忆。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看,表姑笑得多开心!(右一)

 

      表姑和母亲一样都是光荣的人民教师。1929年4月12日出生,解放前毕业于芷江师范。先在安江深渡乡牛溪脑村教书,后又辗转黔阳县数所学校,于沙湾乡寨头村小学退休。教龄45年。但表姑具体教何课目,我毫不知情。也从来没想过问她。只记得我和奶奶先期离开半界回到洪江后表姑时不时地会买些东西从安江坐车过来看望她的姑姑、我的奶奶。每逢此时,表姑和奶奶俩人便厕身奶奶睡觉的油毛毡偏厦中,嘀嘀咕咕半天都不出来。俩人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而表姑的噪音特别,发音深沉,一如名伶;即便我在母亲的房间做作业,她俩的谈话我也能偷听到七八成。表姐谈莉夫君文亚玮是开国大将粟裕家族后人(亚玮母亲粟氏系粟裕胞兄粟沛之女)。以是表姑一家总是先期得到一些来自北京的内部消息。表姑是否偶尔会透露一点独家消息给奶奶?我却不得而知。我心里思忖,我的小脚奶奶萧氏不过是民间一普通妇人,想必对来自北京高层的任何消息均丝毫不感兴趣。

 

      奶奶1985年下半年业已过世。表姑闻讯当天从安江赶来奔丧,在中山路学校借作灵堂的大礼堂哭得稀里哗啦。奶奶可是她父亲一辈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呢。这之后,表姑便渐渐很少再来我们家。倒是我进入地区文联雪峰文学杂志社工作后,谈旺表弟因了与我年龄相仿,还常趁从安江到怀化办事的便利,独自一人跑到桃花坡上来看我。或由于表姑父的缘故,他的子女们多数都在税务系统工作。

 

      红颜薄命的表姑先苦后甜,蔚有晚福,儿女都很孝顺。于今她老人家已逾九秩高龄,听说目前以在几个子女家轮住的方式颐养天年。一丁在此双手合十为表姑祈福,愿宅心仁厚中年丧偶吃了一辈子苦的表姑健康长寿、开心快乐!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2020年3月28日凌晨5时草成于广东揭阳旅次德福居。是晚天缘、眉寻、海懿、者知四兄妹和我及在深发展洪江籍企业家萧总松林兄弟一同应邀驱车前来友人、作家邹小童先生故里欢聚。

湘西散人王一丁: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我的表姑萧国禹
    作者简介    王一丁,男,湖南洪江古商城出生,祖籍古龙标(今洪江市)。1988年进入广东东莞。当代知名赋人和文学活动家,东莞原创文学重要代表作家之一(据2017年第5期《中国文艺家》对“文艺莞军”的介绍)。
    已公开出版作品多部。另有电视剧《白色追踪》在央视及全国各省电视台多次播出。近年主攻骈体文创作。计有三十余篇在网络线下广为流传,影响较大,被各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多篇赋文系受各地特邀特约创作,并被景点刻石传播。

测试广告条
京ICP备16066456号